Hesperian Health Guides

以援助为名的转基因粮食倾销

3 sacks labelled "maize."

许多国家不允许种植、也不允许进口转基因作物。然而,即 使在这些国家,转基因粮食仍然能流入粮食供应链。在贫困国 家,转基因粮食流入市场、农田的途径就是“粮食援助”。

当这些国家面临严重饥荒时,他们常常会接受来自其他国家 和联合国的粮食援助。生产转基因粮食的国家常常会把转基因粮 食作为援助粮食。政府、农民、饥民都不得不在转基因粮食和饥 饿之间作出选择。

不过,即使是面临饥荒,有的政府也会坚持自己的立场。例如,2002年冬季,赞 比亚和津巴布韦遭遇大饥荒,提供的粮食援助是转基因玉米,赞比亚政府拒绝了转基 因粮食。在他们决定之后,国外捐赠者以现金援助赞比亚,用来从其他非洲国家购买 粮食。在一些视转基因粮食为非法的欧洲国家也对此作出回应,提供非转基因作物的 粮食援助。

津巴布韦政府感到来自饥民的压力,他们接受了转基因粮食援助并达成协议,即援 助的转基因玉米必须磨成粉,以防有人种植这些玉米而引发进一步的问题。

社区的种子救星

Sacks labelled "Rice. Contains genetically engineered ingredients."

在全球各地都有社区在转基因作物或食品的标 签上标明是转基因食物。许多社区已经恢复使用传 统的种子,回归传统习俗,通过强化种子管理来挽 救和保护传统种子

社区的种子管理是指控制社区所有的种子,保 存将来要种植的多样化的种子,同时做好详细记 录,为社区保存重要的种质资源,并保护生物多样 性。同时防止外来者侵占社区对传统品种的所有权。

政府能够也应当维护国家种子库,以确保拥有大量的不同作物品种,并防止每种 植物种类不会越来越少甚至灭绝。保持对种子供应的控制,对食品安全和粮食主权至 关重要。

村民组织种子交易会

维森特•格雷罗是墨西哥的一个村庄,那里的村民正在担心传统品种的消失。 据村里的老人回忆,过去有很多不同品种的玉米和品种更多的大豆。而现在只有2 个玉米品种,4个大豆品种了。村民们知道种子公司正在制造新品种,这些种子只 能使用1年,还需要昂贵的化肥、农药才能生长。因此,村民决定采取行动。

村民邀请本地民众参加大型聚会,并请每个人带上自己喜欢的粮食和种子来参 加聚会,既现场烹煮,又进行种子交易。并在此过程中介绍作物来源和生长习性, 这个集会被叫做种子交易会。

一些到场的农民带来了其他人多年未见的玉米和大豆品种。他们把这些种子给 其他人种植。那年的交易会上,有5个玉米品种、8个大豆品种成交。第二年,种子 交易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地区,有一些农民甚至带来了他们祖辈都没见过的种子。

Villagers gather for a seed-swap party.

几年后,村庄收集的玉米品种超过了20种,大豆品种超过了40种。品种的 多样性确保农民每年种植的玉米和大豆都能有所收获,因为有些品种在干旱的 山坡上生长得很好,另一些则在潮湿的山谷生长得很好,还有一些在平地上生 长得很好。维森特•格雷罗的许多人开始种植这些作物,现在村民不担心对其种 子会失去控制。随着食用多品种的作物,他们还改善了饮食结构。

现在,这个地区的其他村民也有种子交易会,许多古老作物的品种又回来 了。维森特•格雷罗的村民说,种植古老的作物品种不仅改善了他们的食品安全 性,也给他们提供了充分的理由来举办大型展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