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sperian Health Guides

处理有毒废弃物的方法

未采用清洁生产工艺的公司总是排放出大量的有毒废弃物。对于像化工、采矿和石 油这些行业,有毒废弃物可能就是他们最大的副产品!

由于安全处理有毒废弃物非常困难,而且花费很大,因此废弃物的危险倾倒就很普 遍。毫无疑问,这种倾倒会成为一些疾病的诱发物,加重贫困社区人民的疾病负担。

越来越多的企业组织起来,通过回收、利用部分或全部废弃物,使有毒产物从废弃 物中分离出来。但是,即使是开展循环利用这类环保活动也必须小心谨慎,以防有毒物 质危害工人的健康并造成环境污染。

确保这些工厂安全处理有毒废弃物只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要真正的解决问题就必 须改变生产方式,在生产的最初环节就限制有毒废弃物的产生,才是安全处理有毒废弃 物的唯一方式。

非洲库存清理项目

为了解决非洲人民的温饱问题,数十年来,一些公司和发展机构一直在给非洲 的农民提供农药。现在,很多科学家和农民开始意识到,农药造成的危害远远大于 它所带来的益处。谁能够处理这些致命的化学品?怎样才能做到安全处理?成了科 学家和农民所面临的挑战。

在非洲国家,有超过5万吨未使用或废弃的杀虫剂,它们和其他有毒废弃物一 起被储存在有渗漏的容器中。为了清除这些有毒物质,同时防止更多毒物的倾倒, 一批政府机构和国际组织成立了“非洲库存清理项目”。

A man shrugs near 2 oil drums.

“非洲库存清理项目”中的各个小组对于如何清除这些废弃物有不同的看法。 有人提议,最简单、最便宜的方法就是焚烧,而且世界银行和一些国家政府也正在 兴建焚化炉。但是也有人指出,燃烧会将更多的有毒物质释放到水体和空气中,并 提议使用其他更加安全的处理方法。但截至目前也没有找到真正安全的途径来销毁 这些有毒化学品。而研发更安全的方法所需经费可能 比焚烧更昂贵,也更费时。

在“非洲库存清理项目”寻找解决方案的同时, 有毒废弃物正随风扩散到空气中或是渗入土壤中。这 些有毒物质对人体所造成的疾病,将成为制造和提倡 使用它们的化学公司和发展机构的致命遗产。

回收废电池

回收车用铅酸蓄电池时通常只回收电池里面所含的金属部分。大多数城市,电池都 是在人们家中或后院回收并处理的,并非一个有组织的工艺过程。这种分散无序的电池 回收造成了严重的铅污染,损害了人们的健康,并对环境造成危害。短期内高浓度暴露的铅会引起呕吐、腹泻、痉挛(癫痫突然发作)、昏迷,甚至死亡。

在一些地方,家用小电池被拆分开,里面的黑色粉末被用来制造染料、油墨和化妆 品。这种粉末是剧毒物质,由镉、铅、锌、汞和其他有毒重金属制成。如果要收集这些 粉末应该带上手套和口罩,并安全处理其他废弃物。

减少伤害

由电池生产商回收废旧电池是减少百姓接触电池中有毒物质的最好办法,同时电池 生产商应该确保这些电池在安全的情况下被再次利用。一些国家已经有了安全回收废电 池的法律和法规。

回收电子设备

EHB Ch20 Page 464-1.png
穿戴上口罩、手套及其他防护设备,可以有效 地保护从事回收电脑零件工作的工人。

生产电脑、电视、手机、收音机之类的电子设备,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而电子设 备里也含有许多有毒物质,如铅、镉、钡、汞、阻燃剂多氯联苯(PCBs)以及PVC 塑料等

废弃的电子产品通常被运到垃圾填 埋场,产品内的有毒物质就会渗入到地 下水中。另外,回收工人常常用手直接 拆开这些废弃的电子产品,同时使用危 险的溶剂来回收其中的一部分材料,这 将会给他们的健康带来严重的危害。如 果这些有毒材料被用到其他产品中,也 会引起严重的健康问题。

要求这些电子产品的生产公司承担 安全回收的责任是最安全的解决方案, 同时生产商应设计出有害物质含量较 低、使用寿命更长的产品。对于购买和 使用这些电子产品的消费者来说,当产品出现故障时可以想办法将它修好,而不是直接 扔掉,这样也可以减少有毒废弃物的产生。

有毒垃圾贸易

有毒垃圾贸易是指有毒有害废弃物从一个国家越境转移到另一个国家。由于富裕国 家总是试图将垃圾倾倒得越远越好,而贫穷国家的政府往往无力阻止。因此有毒垃圾贸 易通常意味着发达国家和富裕地区向贫困国家和地区倾销废弃物。这些废弃物包括电子 垃圾、废金属、废塑料五金、旧衣物等。

尽管有国际协议来保护健康和环境,但有毒贸易已成为全球贸易的一部分。像烟 草、农药、转基因食品、石棉、含铅汽油、破旧的电子产品和其他产品都是有害的东 西,这些有害的东西从发达国家运往贫困国家的现象还是很常见。

有些有毒贸易被国际法禁止了,但正如很多保护健康和人权方面的积极分子了解的 那样,有些法律只有当人们组织起来并要求强制执行时,才会对人们起到保护作用。

把自己的有毒废弃物带回家

齐安思是一艘来自美国费城的轮船,它运载着14,000吨有毒焚烧灰渣。船主试图把 船上的灰渣倾倒到美国以外的地方。但是,无论走到哪里,都遭到了人们的拒绝。

这艘船最初航行到巴哈马群岛,然后又到了多米尼加共和国,但这些国家没有 接受船上的废弃物。然后它又航行到洪都拉斯、百慕大、几内亚-比绍和荷属安地列 斯,都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接受这些有毒灰渣。

船员们为了把灰渣尽快倾倒出去,开始编织各种谎言,他们说这些灰渣是建筑 材料或填路材料。但环保人士抢先一步让这些国家知道灰渣里暗藏祸端,因此都不 愿意接受。直至他们到了海地,由于那里的政府一直接受美国支持,他们容许这些 所谓的“肥料”入境。于是4,000吨灰渣被倾倒在了海地戈纳伊夫镇的海滩上。

没过多久,公众的强烈抗议迫使海地官员不得不承认这些倾倒物不是肥料。他 们想把这些废物重新装回船上,但齐安思号轮船已经趁着夜色溜走了。

A ship with signs that say "Toxic waste," and "Return to sender.".
有毒废弃物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在两年的时间里,齐安思号从一个国家航行到另一个国家,试图倾倒剩下的1万 吨灰渣,船员甚至接到命令用油漆喷改轮船的名字。尽管如此,仍旧没有一个国家 愿被当成傻瓜去接受这些有毒废弃物。一位船员后来 在法庭上作证,大部分的废物被倾倒进了印度洋。最 后,通过环保人士多年的努力,有2,000吨的灰渣被运 回了费城,倒进了垃圾填埋场。

城市建设会挖出有毒废弃物

漠视有毒废弃物并不会使有毒废弃物消失。当城市开发新的项目时,人们通常都会 为新的市场、住房、娱乐和就业机会而高兴。但如果这些项目建立在一个废弃工厂或军 事基地的旧址上时,人们就必须加以小心了。首先要确保这块土地本身不是有毒废弃物 的倾倒场。如果是的话,填埋的有毒废弃物就必须加以安全的处理。

健康棒球场
A stadium.

当初在美国圣地亚哥城要兴建体育场馆,圣地 亚哥教士棒球队的球迷们非常兴奋。新建的体育馆 不仅可以让球迷更好地观看比赛,还可以给城市增 加就业机会。但环境影响评价结果表明,该项目会 给环境和人们的健康带来不良的影响。

项目的选址曾经被有毒化学物污染,项目计划提出可以把有毒土壤挖掘出来填 埋在城市中心。一个由当地人组成的环境健康联盟知道这肯定会造成严重的健康问 题,因此他们发动群众要求更换选址。

当环境健康联盟和社区群众要求市政府官员回绝这个项目计划时,却遭到了拒 绝。之后,社区组织了100多位居民在建筑工地抗议。本地媒体对这件事情进行了 报道,圣地亚哥教士队给当地人留下的印象是他们不关心自己球迷的健康。没过多 久,球队老板决定另想办法来处理这些有毒土壤。

同时,环境健康联盟还表示,新建场馆将会增加交通拥堵、空气污染和附近儿 童的哮喘发作。经过多次会谈,环境健康联盟帮助他们设计了一套全新的、健康的 建筑计划。

即使进行了环境影响评价,也并不意味着待建项目完全没有危害。从圣地亚哥 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开发商知道填埋有毒土壤是有害的,也知道体育馆的建筑 计划是有问题的,但他们还是想继续实施项目。这时就需要一个专业的、有组织的 小组对项目报告进行研究,参加会议,并在街头抗议,从而使政府采取减少危害的 行动。

很多圣地亚哥人都非常关注教士队的每一场比赛,现在他们不仅更加支持自己 的球队,而且不用担心有毒物质会对健康造成影响。

禁止有毒废弃物贸易的国际协定

多年来,北美和欧洲的发达国家一直把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东欧作为有毒垃圾 的倾倒场所,而且不受任何法律的约束。对此,贫困国家采取行动,加上来自世界各地 环保人士的压力,终于赢得了“禁止有毒垃圾贸易”的国际协定。

第一项协定就是关于控制危险废弃物跨境转移及处置的《巴塞尔公约》(1992)。 这项公约的通过主要归功于追踪齐安思号的环保人士。这艘船周游各国,试图将船上的 有毒灰渣倾倒到其他国家。签署《巴塞尔公约》的国家承诺尽可能在生产地的附近处 理、再利用有害废弃物,而并非将它们运到其他国家。

第二个协议是2001年92个国家签署的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 POPs)的《斯德哥尔摩公约》。禁止生产和使用12种最有害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称为 “十二金刚”),并禁止此类贸易,除非其中某种化学品的益处大于害处。(例如,有 针对性地使用DDT,控制疟疾的传播。

第三个协议于2004年通过,即关于知情同意的《鹿特丹公约》。它要求一个国家必 须事先通知并取得另一个国家的同意后才能出口有害化学物质。

当人们能够了解并使用这些协议时,这些协议就变成了让世界更健康和更公正的重 要工具。但是国家和公司也有许多可以绕开这些法律的办法。(如果需要更多了解这些 协议以及其应用的案例,请参阅附录B

People hold a sign reading "Don't Dump on Us."
“ 蛇与梯子” 的游戏

EHB Ch20 Page 468-1.png
EHB Ch20 Page 468-2.png

“蛇与梯子”是一项在健康教育中很受欢迎的棋盘类游戏。我们可以通过玩游戏的方式 来了解有毒物质对我们造成伤害的途径,并学习如何预防和减少伤害。您 可以通过把下面的游戏板复制到一张大纸、纸板或木板上,来制作自己的 游戏板。

材料:骰子、种子、石头或贝壳作为游戏标记物,游戏板一个。

规则:本游戏可以2~4人玩,也可以是一个团队一起玩。每个玩家使 用一个标记物(种子、石头或贝壳)显示他在游戏板上所处的位置。

第一个玩家掷出骰子,从标志“开始”(编号为1)的方格,按掷出骰子上所显示数字将标记 物移动到相应格子上。

EHB Ch20 Page 468-3.png

如果一个玩家掷出6点,那么他将向前移动6个方 格,并可以再次投掷骰子。否则,骰子传递到下一个 玩家。

当标记物落在蛇头所在的方格上时,玩家需要大声 念出方格上的信息,然后将标记物移至蛇尾所在的方格,并念出此方格上的信息,玩家下一 回合将从这里开始。

EHB Ch20 Page 468-4.png

如果标记物落在梯子底部所在的方格,那么玩家 需大声念出此方格上的信息,然后将标记物移至梯子顶 端所在的方格,并念出此方格上的信息,玩家的下一回 合将从这里开始。

第一位到达最后一个方格的玩家获胜。这名玩家 要掷出他要到达最后一格所需移动的格子数,否则多出 的数字需要倒退移动。

当你理解了“蟒蛇方块”中的全部信息时,这个游戏就达到了最好的效果,这些信 息都指向了社区中的有毒物质和人们的健康问题。当大家理解了“梯子方块”中的信息 后,可以采取可行的办法来减少与有毒物质的接触,并找出其他与社区健康问题相关的 解决方案。

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当标记物落在困难(蟒蛇头尾部所在位置)和解决方案(梯子 的上下端)上时,应该鼓励玩家发表自己的见解。当游戏结束时,询问玩家是否还有其 他有关毒物的问题没有被提到,以及人们还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保护自己的健康。

Snakes and Ladders board.
Women sit and play Snakes and Lad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