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sperian Health Guides

生活工资是一项人权

最低工资应该足够支付基本需求,包括一个工人及其家庭所需的住房、水和食物。但是,人们还需要维持生存之外的东西:一个像样的家,家人都能吃上健康营养的食物,每月的账单付完之后还能省下钱来买好东西或应付紧急情况。生活工资能让工人和他们的家庭摆脱贫困和疾病,过上健康的生活。

Wgthas black-un.png 生活标准 Wgthas black-ilo.png

《联合国人权宣言》指出,每个人都有权享有一定的生活标准,以满足其在食品、服装、住房、医疗和社会服务等方面的健康和福祉。

国际劳工组织确立最低工资公约(第131号)要求各国政府必须:

  • 根据工人及其家庭的需求,制定适用于所有工人的最低工资。
  • 执行法律,以确保工资的正确支付。


尽管国际劳工组织要求各国政府设立最低工资,但标准由各国自行决定。请查询本国的相关劳动法规。


阅读附录A,了解更多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和其他促进工人权利的国际组织的作用。
亚洲生活工资运动
为了以低价吸引国际公司,工厂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国家搬到另一个国家,以寻找法规不严、工资最低的地方。亚洲各地的工人厌倦了这种“竞相逐底”,于是聚在一起发起了“亚洲生活工资运动”。


他们计算出,各个国家的工人在每周工作不超过48小时的情况下,应拿到多少工资才够支撑家庭。他们设定了适用于全亚洲的最低工资标准,让大企业不能为了低工资而迁移工厂。一些工人和工会已经在使用这一标准与厂方谈判,也促使品牌去改变只追求低成本却不顾工人福祉的经营策略。

工时太长,如何组织?

如果工作时间太长,空闲时间太少,如何才能组织工人?以下是一些有效的策略:

a woman putting up a sign announcing a workers' rights workshop.
  • 活动定在方便工人的时间和地点,不要和他们的家庭生活相冲突。开会定在工人的休息日。与其开全员参加的大会,不如分头开几个小会。组织不同班次、岗位或居住区域的工人分别开会。
  • 开会之外的组织方式。工作小休时与工人谈话。午餐时加入不同的群体,并鼓励其他组织者也去结交新朋友。尝试在工作之外与工人接触,比如在公交车上,在社交活动中,或在工人居住的小区内。
  • 让女性也参与进来。因为女性工作之外经常还要照顾家庭,所以更难参与活动。如果开会时提供托儿服务、食物和茶点,就会方便她们参加。
工人赢得了每周 1 天的休息
我们在中纺公司位于斯里兰卡的工厂里生产耐克鞋。虽然斯里兰卡劳动法规定了每周应休息1天,但老板要我们1周工作7天,没有休息日。


工会和工人委员会要求有1天休息,老板也拒绝了!

6 people sitting at a table where a large piece of paper reads, "One day off."


我们告诉工人,相关法律和耐克的行为守则都写明了工人有权每周休息1天。工人组织起来,跟老板说他们要向耐克告发。耐克的审查员访问过我们工厂,并且评分不高。老板害怕失去耐克的订单,所以不想再有更多失分。1个月的抗争之后,老板同意了给我们每周1天休息。

一些工人很高兴,但另一些却并不满意,因为工资仍然太低了。我们决定继续组织起来,要求提高工资!

争取公平的工作时间和更高的工资

在工人争取到集体合同的工厂,他们往往能够谈判要求更高的工资和更公平的工作时间。想要获得满意的集体合同、加班和公平的工资,成立工会或工人协会往往是最佳途径。

4 workers speaking while they hold a sign that lists contract terms.
现在我们都可以每周休息1天!
加班有加班费了。
雇主想要我们加班的话,必须提前1天通知我们。
雇主不能强迫我们超时工作了。
合同
正常工作时间:
每天8小时
每周40小时
加班:
超出正常工作时间
工资更高
不准强制加班
夜班工作
工资更高
谈判达成了集体合同,意味着工人和雇主都同意兑现合同。

执行劳动法规

许多国家的劳动法规都有对工作和加班时间的限制。不幸的是,许多出口工厂却可以不受制约,特别是在出口加工特区里面。无论你的工厂是否受到制约,组织一个公平工作时间运动,都可能带来足够的压力,使工厂遵守法规。

如果本国劳动法规薄弱,或没有涉及工资或工时,这个运动还可以向政府施压,要求其创建并通过法律来保护工人和限制工作时间。你们国家签署的有关劳工和人权标准的国际协定,也能对运动有所帮助,即使这些标准并没有执行。参见《附录A:法律以及争取体面、健康和公平工作的斗争》。

社区运动

children and adults outside a building labeled "Children's Center."
a man and woman outside a door labeled "Worker Health Center. Open 7 p.m. to 9 p.m."
a building with large bags of rice and beans outside and a sign that reads, "Worker Collective. Bulk is cheaper. Bring your own bags!"

工厂工人组织起来以后,为了拥有更大力量,常常会与社区团体和非政府组织(NGO)合作,比如妇女、宗教、环保或人权组织。讨论因低工资和长工时引起的社区问题,可以帮助工人赢得社区支持,还能想出改善社区居民生活条件的办法。运用本书第二章介绍的“但是,为什么?”活,找出潜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案。工人和社区团体可以进行多种合作,比如:

  • 法律援助:由律师和法律专业学生充当义工,提供各种法律咨询,特别是有关劳动法规的。
  • 低价托儿服务、课外活动和课后辅导:在工人加班或夜班时,保护其子女安全,并促进儿童学习。
  • 成人夜间或周末免费学校:在工人方便的时间,教授他们想要学习的东西。
  • 社区医疗保健和转诊:提供更方便、成本更低的医疗服务。
  • 夜间市场、社区菜园和集体批发购买食品:在减少日常开支的同时,让人们吃上营养丰富的食物。
  • 文娱活动:帮助工人更好地相互交流和享受生活。

国际运动

由于雇主和品牌是在世界各地销售产品,许多工人组织也与其他国家的团体共同开展运动,要求企业增加工资、支付拖欠的工资和福利,并承认工会地位。(阅读“国际运动是否有帮助”一节。)

我们如何战胜强制加班
Wgthas Ch19 Page 293-1.png

其他服装厂的工人问我们是如何获得下午四点半下班、没有强制加班的自由的。得知我们成功组建了自己的工会后,他们觉得争取更好的条件是有可能的,也想知道我们是如何做到的。

Wgthas Ch19 Page 293-2.png

和其他工人分享经验
我们是危地马拉 Choi Shin 和 Cimatextiles 这两家工厂的工人。这两家相邻的工厂都属于一家韩国公司。我们的工作条件很恶劣,除了工资低和老板刻薄,还有强制加班。一些工人下班后会聚在一起谈论工作条件。话题无所不包,从老板如何对待我们,到各自工资多少,再到被迫加班的频率,每个人都发了言。最后,我们发现大家共同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强迫加班和低工资。

a woman telling others that they should take action against the boss, because overtime is illegal in Guatemala.

组织工人小组
因为担心失业,起初大多数人并不想和老板对抗。但之后我们发现,强迫加班在危地马拉是非法的,于是我们开始在工厂附近的社区里组织工人小组。1年后,两家工厂一共组织了1250名工人,并且共同决定成立一个独立工会。

2 workers holding a sign for a large group of people to see; the sign lists working conditions at the Choi Shin and Cimatextiles factories.

让问题得到社区的注意
我们让社区注意到工厂里发生的事情。老板的回应是死亡威胁、暴力和贿赂,他们甚至以强奸来恐吓工人领袖,并试图破坏工人间的团结。监工曾两次带领暴徒威胁和攻击我们,但我们得到了来自社区的支持和保护。

Zh Wgthas Ch19 Page 294-2.png

寻求国内外的支持
我们的工会联系了危地马拉国内外的其他工会和团体。我们还写信给品牌,于是后者也要求老板改善工作条件。为了留住订单,老板只好签字承认了我们的工会。

要求政府执行法律

老板又开始骚扰工会领袖,并威胁要把工厂搬到中国,但我们没有放弃。经过2年的努力,在地方、全国和国际组织的压力下,政府终于开始执行法律,要求老板必须和我们签署集体谈判协议,重新雇用被解雇的工会工人,并处理我们的投诉。

有赢有输
虽然我们赢得了更高的工资,摆脱了强制加班,但老板仍然讨厌我们的工会,并威胁要把工厂搬走。但是,我们是危地马拉第一个工会,并且赢得了集体合同,我们为此自豪!

如何一步一步组织一次运动,请参见“围绕着最重要的议题采取行动”一节。



这页已被更新: 06 3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