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sperian Health Guides

动员女性参与,满足健康需求


卡姆拉、阿耶沙和黎拉住在印度的艾哈迈达巴德,她们已经做了母亲,都是邻居。她们靠干零活挣钱补贴家用。她们在家庭作坊干活,工作不固定,需要负担自己的生活花销。晚上在一起做饭时,她们都谈到工作的艰辛。阿耶沙是一名服装工人,一直被背痛困扰。卡姆拉和黎拉整天做香柱,总感觉呼吸不畅。她们相约一起去诊所看病。但是诊所的卫生人员没有为她们提供任何帮助,这让她们非常失望。她们和其他作坊工人聊了她们的经历,发现其他人也有类似的健康问题。认识到问题的普遍性后,妇女们决定一起行动,改善现状。


2 women speaking while another listens.
身体是我们自己的。我们要为自己的健康负责,这样我们才能继续工作,养活家人。
我们要团结起来,改善工作条件,维护自己的健康,要让卫生人员给我们提供必要的诊治。


妇女们向州劳动部门反映了问题,但是没人愿意帮她们。她们决定向灵活就业女性协会寻求帮助。这个协会由贫困女工发起,目的是帮助妇女维权。协会人员帮她们草拟了一份建议书,并列出了她们的需求。然后,她们和其他妇女一起去到州劳动部门。看到手拿劳动工具一起前来的妇女,部门秘书迫于压力答应帮助她们。他为妇女们筹办了一个职业健康的会议,出席会议的还有劳动和公共卫生部门的领导。女工们在会议上反映了她们的问题,并与相关专家和人员建立了联系。根据会议讨论,大家一起制定了改善女工工作条件的计划。


会议让女工们获得了信息和支持,她们再次去到诊所,想得到卫生人员的帮助。卡姆拉、阿耶沙和黎拉带着诊所卫生人员去到她们工作的地方。看到女工的工作环境十分恶劣,卫生人员同意在诊所落实职业健康的政策,为女工们提供更好的服务。


妇女们还发现了维护健康的其他障碍。虽然她们可以得到医疗保健服务,但是她们付不起医药费。灵活就业女性协会为她们介绍了其他团体的经验,她们发现只要每个妇女从积蓄中拿一点钱出来参加合作医疗,每个人就医吃药的成本就会降低。妇女们撰写了建议书,并交给所在州的合作医疗部门。但是这个部门的官员拒绝了她们!



the registrar speaking to a group of women; 1 of them answers him.
这算是什么合作医疗?不就是一群无知的女人和接生婆?
我们知道我们有权参加合作医疗,我们不会放弃我们的权利。


虽然妇女们不能参加合作医疗,她们仍然继续给政府写信,并公开表达她们的诉求。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妇女加入进来。灵活就业女性协会进一步开展工作,了解女工们的其他健康问题(如营养、生育健康、结核病等)。一些好心的专家还教妇女们种植药用植物,这样她们可以服用草药,调理身体。


两年后,妇女们终于被纳入了合作医疗。通过合作医疗的费用支持,她们能够去到社区药店获得廉价的药物。合作医疗也对一些草药给予报销。此外,当地卫生服务由专人监管,确保妇女及其家人的需求得到满足。参加合作医疗的女性中大约有700人是卫生人员、老师和助产士。由贫困女工为自己争取到的合作医疗,促进了社区成员的健康水平,增强了社区女性在经济和政治上的权利。


这页已被更新: 13 3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