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sperian Health Guides

维护社会性别的法治公正

女性在家庭和社区生活中遭遇男女权力不平等的原因,并不仅仅局限在个人与习俗层面。政府制定的政策和法律,也会放任或加剧社会性别的不平等。比如,某些国家有一系列法律,否定女性选择自己的结婚对象的权利、否定女性离婚的权利、否定女性继承财产的权利,以及否定女性与他人签订合同或参与商业经营的权利。而在某些地方,女性甚至没有权利作出自己要不要接受某项特定的医疗措施的决定。(可参看的“让司法系统履行职责制止暴力”,以及的“附录A:运用国际法为妇女争取权利”

HAW Ch3 Page 70-1.png
你可以组织一场讨论,让大家反思现行法律在哪些方面尚未体现出对社会性别平等的支持,进而引导大家讨论,人们应该如何运用法律来维护社会性别的公平与公正。例如,从事相同工作的女性和男性获得的酬劳一样多吗?有没有哪项法律阻碍了年轻女性寻求医疗卫生服务?

对现行法律谏言,推动立法更新,提高人们运用政策法规来促进社会性别的公平与公正而非增设阻碍的意识,被称为社会性别的法治公正(gender justice)。在这个方面开展的很多工作,所依据的是一系列认可“女性享有平等权益”的国际公约。

有关男女平等的国际公约

在1945年联合国创立之初,《联合国宪章》中就写入了一条关于“男女享有平等权益”的规约 。该宪章初次编写之时,联合国51个成员国 中只有30个国家有“女性和男性同样享有选举权”的法律规定。尽管《联合国宪章》从那时起就呼吁社会性别的平等权益,但此后经过了几十年的时间,国际的联合才真正实现,这个议题才被真正落实。终于,第一届世界妇女大会在1975年召开,来自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的女性代表相聚墨西哥城,共商女性权益,号召修正那些受社会性别期望所影响、对女性并不公正的法律和习俗。大会呼吁消除对女性的歧视,呼吁把女性的权益考虑在各种发展计划之中。随后的几届会议,则制定了更为具体的国际公约,诸如各国应普及针对女性的计划生育服务,像对待男童一样平等地对待女童,以及在全球范围内增加女性参与政务工作的机会。

对于这些由女性参会代表们提出的倡议,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都在原则上表示了认同。可是,在基层,女性团体、健康促进工作者和相关的联盟群体仍然需要团结起来,抵抗有损女性权益的陈规旧矩,启用并落实促进公平公正的新法新规。与此同时,改变人们对于社会性别角色和人权的错误观念也十分重要。在维护社会性别法治公正的道路上,我们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后面两个故事,分别讲述了在非洲的两个国家,女性团体是如何组织起来,为社会性别平等争取法治公正的。

维护寡妇的继承权

在非洲的肯尼亚,如果一位女性的丈夫过世了,婆家人常常会夺走她所拥有的土地和居住的房屋,即使丈夫生前表示过这些财产留给妻子,也没有用。“姐妹团结一心乡村组织” 所开展的工作就是教育社区成员,让他们了解女性继承遗产的正当权益。同时,该组织也招募社区成员组成“监督队”,护卫不幸成为寡妇的女性和她们的孩子的权利,防止她们的财产被婆家夺走。

姐妹团结一心乡村组织刚刚成立的时候,她们的工作形式是组织开展“社区听证会”。“听证会”把人们组织起来,一起听女性用录音讲述自己的故事——丈夫去世后,她们的全部财产如何被夺走,而她们因此遭受了多少痛苦。后来,“听证会”逐渐壮大为“讨论会”,社区领导、族群领袖和长者也前来参加。通过讲故事和介绍相关法律知识,社区成员们了解了女性继承遗产的合法权益,也了解了为什么会出现寡妇的遗产被抢夺的情况,以及这样的情况为什么会导致寡妇和她们的子女陷入贫困。经过多次对话,姐妹团结一心乡村组织让社区领导和各族群的领袖认识到,他们对那些有可能失去财产的寡妇和监督队给予支持,可以有效地防止此类事件发生。此外,还有一些社区成员经过培训成为了业余的法律顾问,为社区中需要帮助的女性提供相关的信息和知识,保障她们的合法权益。

后来,对姐妹团结一心乡村组织的工作给予支持的社区领导、族群领袖甚至警察越来越多,他们和这个乡村组织一起,为了维护那些不幸成为寡妇的女性的权益而共同努力。

a large group of people listening to a recording.
马拉维的反童婚运动

马拉维的法律规定,在家长允许的情况下,15至18岁的女孩可以结婚;但是法律没有规定女孩在15岁之前不能结婚。在马拉维,几乎有半数的女孩在18岁之前就结婚了。而在农村地区,15岁结婚则是普遍情况,最早结婚女孩的只有12岁。婚后,大多数女孩会辍学,而且很快会怀孕。然而,因为年龄太小,生孩子对于她们自身和她们的婴儿都很危险。这些自己尚且是孩子的新娘所生下的婴儿,有超过一半不能存活, 而且这些少女很有可能遭受诸如产瘘等妇产科疾病的折磨。如果缺乏相关的知识,缺乏工作或持家的技能,她们的处境往往更槽糕。一些女孩在成为妈妈之后不久便离婚了,她们中的一部分人最终只能靠从事性工作来维持生计。

2010年,“女孩赋权网络” 发起了一场运动,呼吁修改马拉维的法律,把18岁明确作为法定允许的结婚年龄。考虑到此前有关儿童婚姻的危害以及童婚女孩所遭受的健康危害的相关信息,并没有说服法律制定者。这一次,女孩赋权网络决心要让法律制定者和所有马拉维百姓听到这些年轻女孩讲述自己遭遇的声音。为此,他们面向全国的女孩组织了一次征稿比赛。比赛共收到1750份稿件,投稿的作者最小9岁最大17岁。女孩赋权网络从中选出了72篇文章,邀请作者前来参与焦点小组讨论的活动。受邀女孩们讨论的问题列举如下:



“你对于童婚有什么样的感受?”
“你觉得一个女孩结婚的恰当年龄应该是多少岁?”
“你理想中的丈夫是什么样的?”
“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女孩会成为不称职的妻子吗?”
“你愿意重复你父母的婚姻之路吗?”


a group of girls holding signs.
我还小,不该结婚
我愿意到25岁再结婚
我要在我愿意结婚的时候结婚
我的未来我做主!
消除童婚
等我念完书开始工作以后再结婚
我还有大大的梦想要去实现


之后,有36个女孩继续参与了“照片工作坊”的活动。她们相互拍下照片,并且针对焦点小组讨论中提出的问题,结合大家的发言,撰写了新的文章。最后,以这些文章和照片为素材,一本名为《我要在我愿意结婚的时候结婚!!》的书出版了。女孩赋权网络把这本书分发出去,让政策制定者和社区领袖看到——马拉维的女孩群体完全支持把法定允许结婚的年龄修改为18岁,而且她们对此项法律的执行已经做好了准备。

a woman speaking.
对于生活、恋爱和婚姻,女孩们的想法非常多样。在我们呼吁把18岁定为合法婚龄的过程中,她们采用了各种各样的行动来表达支持。

改变需要勇气与时间

当人们意识到社会性别角色在某些方面对于女性和男性都不公平而且有危害的时候,他们也会去思考自己所能采取的有助于改变现状的行动。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改变不仅意味着个人自己对待社会性别的期望和态度发生转变,同时也意味着要改变社区中陈旧的习俗、当前的情况以及现行的法律,需要付出各种努力。

社会性别的不平等,是本书后续章节所讨论的大多数健康问题的根源。各章节中介绍的活动和故事,将为读者提供多种多样的促进社会性别平等、争取女性健康权益的工作方法。



这页已被更新: 13 3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