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sperian Health Guides

让分娩安全的社区办法

社区可以促进分娩安全,确保妇女在需要的时候能得到急诊医疗服务。下面是人们已经熟悉的一些做法,在妇女分娩出现紧急情况时,这些做法可以帮助她们及其家人。

HAW Ch8 Page 242-1.png

成立一个急诊健康委员会。委员会可以由助产士、护士、医生、丈夫、孕妇、老师和商人组成。他们定期开会,确保社区妇女可以获得足够的服务。

a man carrying a woman to the bed of a pickup truck.
组织急诊交通。拥有汽车、卡车或其他交通工具的邻居或交通运营者轮流当班送妇女去医院。一些社区已经制造出拖车,运送需要去医院的妇女。
建立急诊贷款资金。每个家庭捐一点钱,这样总有一些经费可以用于急诊借贷。急诊健康委员会决定如何使用资金:用于支付医药费、燃油费、交通费或其他费用。委员会还决定借出的钱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偿还。 a box labeled "Emergency Funds"; 2 hands are putting coins through a slot in the top.
2 pregnant women near a building with a sign that reads "Safe Mothers' Home."
孕产安全之家。 如果社区离医院太远,或者有时路况不好,妇女在孕晚期的最后几周待在离医院较近的地方,她们会更加安全。如果几个社区可以联合起来得到政府卫生系统的支持,他们或许能够出钱在市医院附近租一个小房子或一个房间。这样,孕妇如果出现紧急情况,就可以很快去到医院。
安全献血。印度的一个部落头领有一个亲戚死于不能获得医用血液,因为最近的医院没有可靠的血液储备。因此这个人就鼓励附近村子里的社区领袖进行献血,每年组织献血的宣传活动。这些领袖让社区年轻人带头开展这些活动。现在许多人都参加了献血。所有血液都通过检测看是否带有传染性疾病,这样大家都知道血液是安全的。这些社区通过这种做法,来帮助挽救分娩时大出血的妇女。因为这项开展了15年的基层工作,使得医院总是有充足的血液储备,以备紧急情况时使用。
a door labeled "Health Post" with a sign on it reading "Donate Blood"; a woman and girl stand outside.
illustration of the below: items in a medicine kit.
社区医疗包。如果社区中有人知道怎么处理一些分娩的紧急情况,社区应该购买一些基本的医疗物资,并把它们放在安全的地方。一些有用的医疗物资包括:体温表、血压计、治疗感染的抗生素、治疗抽搐的药物、治疗产后大出血的药物(如催产素和米索前列醇)。要了解如何使用这些药物,请参考《助产士手册》《妇女身边的医生》
一个坦桑尼亚男人号召让妇女获得急诊交通工具

In a Tanzanian village, a 14-year-old girl named Teresia was pregnant. Teresia was not yet a fully-grown woman, and she had not planned on becoming a mother so young. 在坦桑尼亚的一个村子,一个名叫特丽莎的14岁女孩怀孕了。她还没有发育成熟,不想这么早就当妈妈。健康中心的护士清楚,如果特丽莎生孩子可能会危及她自己和孩子,因为她的盆腔很窄,婴儿难以通过。护士告诉她的家人她应该在地区医院分娩,以备分娩时需要手术。因此她家人攒钱付了救护车的费用。

但是当她临产时,汽油费涨了,她的家人没有足够的钱支付路费。健康中心的负责人拒绝让她坐救护车,虽然这个负责人知道特丽莎的生命有危险。他责怪她的家人等到现在才去医院,他说:“如果她死了,是你们的责任。”村领导阿卜杜拉.萨迪科.阿兹斯听到这事后,卖了自己的自行车,为救护车买了汽油。他陪同女孩及其家人去了医院。当他们达到医院时,特丽莎做了剖宫产,但是她的孩子死了。生完孩子后,特丽莎没有恢复,几个星期后也死了。

HAW Ch8 Page 244-1.png

多月以后,一个名叫“妇女尊严”的组织来到村里,和村领导谈了孕产安全。阿卜杜拉说了这事,批评地方卫生官员一直向需要救护车服务的人收费。“妇女尊严”邀请他参加了一个有地区政府部门参加的会议。会上,阿卜杜拉叙述了那个负责卫生中心的官员如何拒绝帮助特丽莎的事情。为此,那个官员被调走了。阿卜杜拉说:“新来的负责人保证救护车对需要急诊的孕妇和孩子免费。村民们都很高兴,许多人来感谢我,他们说老百姓得到好处是因为我说出了真相。”


阿卜杜拉也受邀在坦桑尼亚第一个关注女性生活的民事法庭上发言。记者采访了他,他还上了国家的电台广播。全国人民都知道他所做的事情,以及女性在日常分娩中所面临的危险。阿卜杜拉说:“我不想大家关注我,但是我很高兴我有机会向地区官员讲述特丽莎的故事。我很高兴能在法庭上发言,我在法庭上了解了很多人权的事情,我以前不知道这些事情。我会告诉村里人我在这里学的东西。但是我不想让人们,特别是卫生中心的员工,认为我这么做是为了找茬。我的妻子、孩子和我生病时都要靠他们。然而,如果类似的问题再发生,我一定会为了我们村的妇女出头反映问题。”

人们组织起来可以促成改变

自从阿卜杜拉说出了真相,全国范围内的孕产安全得到了广泛的推动。坦桑尼亚现在的政策“国家策略规划”要求一半的卫生中心在2015年提供全民的急诊分娩和新生儿服务。虽然这些法律上的进步给人们带来了希望,改变现状的措施进展却很缓慢。坦桑尼亚推进孕产安全的人们说,妇女需要贿赂卫生机构的人员才能得到医疗服务,她们缺乏基本的分娩物资和药品。法律是迈向正确方向的一个步骤,但是现在关注改变的人们必需继续向政府施压,才能推进新法规的出台。

1 woman speaking to another.
如果这样的改变可以在坦桑尼亚发生,在墨西哥也可以有同样的改变。我会回到我的社区和男人们交流分享这事,让大家行动起来,确保孕妇安全分娩。



这页已被更新: 13 3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