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sperian Health Guides

组装电子产品

在长长的装配线上,工人将各种元件用胶水、焊接和螺丝固定在一起,组 装成电子产品。之后工人还要对其进行清洁、抛光和测试。未通过测试的产品 会送往维修车间,那里的工人要手工拆开故障产品并维修。

在家庭作坊组装电子产品,则会给工人、工人家庭和邻居造成健康危害。 (参阅第20章:在家做工厂工作。)

制造其他配件

非电子配件是在其他工厂制造的,在组装车间才成为最终产品的一部分。 制造这些配件对工人和环境也很危险。

塑料外壳和套管: 电子产品多用塑料外壳,因为塑料轻巧、耐用且便宜。为 了使外壳更加坚固且阻燃,材料中会添加许多危险化学品。但企业可以制造出 毒性较小的外壳:

  • 使用替代化学品,比如用磷基或氮基阻燃剂代替溴化阻燃剂。
  • 换用不需要阻燃剂的材料,例如用铝壳替代塑料外壳。


电池: 电子产品中的电池,不管是一次性的还是可充电的,均包含有毒物 质。制造电池的工人(及其家人)受害最大,但从事相关材料生产的工人,从开 采金属的矿工算起,个个都有危险。电子产品丢弃后,从电池中泄漏的化学品会 污染水体。使用更安全的电池,降低产品的设计功率,都有助于减少电池中有毒 物质扩散到环境中。

电缆和电线: 电缆和电线由覆有塑料的铜制成。聚乙烯和PVC(聚氯乙烯) 是最常见的塑料。大多数塑料都是可以安全接触的,但加热则会释放有毒化学 品并会刺激鼻、喉、肺和皮肤,还可能导致癌症。

显示器和屏幕: 焊接和粘合电子产品中使用的显像管、液晶屏和等离子屏 时,通常要添加一种照射紫外线会变硬的化学品。这些屏幕可能会填充液晶, 或者填充氖气和氙气。尽管大多数工序都是自动化的,但屏幕工厂的工人在生 产和测试屏幕以及维护机器时还是会暴露在有害气体之中。另外,较大的电视 和显示器很重,会给工人带来更多肌肉劳损。

电池厂工人反抗毒害他们的公司

在中国,为金山电池公司生产镍镉电池的工人遭受了镉中毒。镉是一 种有毒金属,会损害肺、肾和骨骼,还会导致癌症。一名金山工人告诉医 生她正遭受的痛苦之后,医生给她做了一些血液和尿液检查。结果显示 该工人体内镉含量很高。其他工人也出现了头晕、头痛、恶心和流产。他 们体内也检查出了很高的镉含量。消息传开后,更多工人、工人子女和其 他家庭成员也纷纷去做了检查,同样发现镉中毒。

illustration of the below: protesting workers with signs and a large banner.

金山工人认为公司 应该 为中毒负责。他们 要求得到治疗和健康赔 偿。


公司为了平息事件, 伪造了镉含量较低的检 查结果,并声称可以除去 工人体内的镉。公司还安 排工人去接受无效且痛 苦的治疗,并解雇了维权最积极的工人。金山还关闭了几家工厂,把生产搬 去了更偏远的地区。


工人发起了抗议,起诉了公司,还去地方和中央政府上访。他们获得 了非政府组织的支持,还向其他人开展有关镉中毒的教育。金山被迫启动 了一项基金,以支付离职和在职工人的年度体检和医疗费用。但是,每年 都有更多工人发现自己镉中毒,于是更多人加入维权,争取赔偿。


2006年,欧盟开始禁止使用镉;而如今锂离子和镍氢电池也已经普 及。但是,中国仍然允许生产镉电池。金山公司仍在中国的偏远地区生产 这些产品,那里的工人仍然缺乏适当的防护措施,也缺乏关于镉中毒的信 息。从2015年开始,金山不再支付所有工人的年度体检费用,而是仅向能 够证明自己中毒的工人提供赔偿。.

飞快的组装流水线s

组装工厂中的工作非常重复且快速,因此产生的压力和劳累会造成很多 伤害。本节介绍了一些改变工作场所的点子,“第7章:人体工效学”则提出了更 多方法。

workers on an assembly line.
为了完成生产配额,工人必须几秒钟就装好一个零件。
发生在富士康的自杀和过劳死

中国富士康工厂的工人为全球许多大型电子公司生产手机和其他产 品。像中国其他工厂一样,富士康也有这样的规定:“上班不准说话!”“不 准东张西望!”工人只能在用餐时休息一下。主管和经理会大吼大骂催促 工人,对有病痛的工人也不例外。工厂还强迫加班,有时工人要持续工作 24小时或更久。


2010年,名叫颜利的年轻工程师因被迫连续工作34小时而猝死。同 年,18名富士康工人因忍受不了非人的工作条件而试图自杀。


富士康找了很多借口解释工人为何自杀以及颜利为何猝死,但不去 解决主要问题。针对恶劣的工作条件,工厂只做了一些小的改变:他们提 高了工资,给建筑装上了防跳网,并开设了一些娱乐室。但是,在其他城市 开设更大的工厂时,富士康仍然保持了那些当初导致自杀的工作条件。因 此自杀还在继续发生。

改变工作场所,减少肌肉劳损和过劳的伤害

把工作要用的东西放在手边,可以减少身体劳损,尤其是那种需要每个班 次做上百次重复动作的工作。身体需要活动的部位要有支撑,例如手腕、手指 和肘部。适合自己身材的桌椅,也有助于减轻工作导致的疼痛和伤害。

查看自己的工位是否有引起疼痛和伤害的地方:

  • 拿到所需的元件和工具是否费力?
  • 将产品从流水线取下和放回是否费力?
  • 从流水线取下和放回的产品有多重?零件重么?工具重么?
  • 座椅或凳子是否适合?还是说需要站着工作?
  • 工作台的边缘会不会硌到手臂或手腕?还是说台面有衬垫?
  • 工位整体舒适度如何?


“第7章:人体工效学”]中可以找到有关改善工位的建议。

3 workers thinking about ways to improve their workstations.

改进工作以减少伤害

有时你的工作需要长时间重复很多次相同动作,光靠设备的变化或做拉 伸,无法避免疼痛和伤害。但工人可以通过更多地控制工作流程来保护自己。可 以与同事和老板讨论以下措施:

  • 减慢生产线速度,增加更多工人。
  • 每天做几种不同的工作,不让特定肌肉过度劳累。

更好的防护装备

一些工厂不给工人提供防护装备或服装。也有些厂给所有工人提供相同 的装备,而不管不同岗位所面临的特殊危险或每个工人的身材差异。正确的做 法是,雇主应在必要时提供:

  • 防静电、防尘的服装,包括帽子和腕带。除了保护产品免受静电和粉尘 的破坏,也必须能够保护工人免受金属粉尘的侵害。
  • 手套和指套。保护手和皮肤,减少粉尘的刺激、割伤和擦伤。清洁和抛 光车间工人的手套需要防护清洁所使用的化学品的伤害
  • 口罩和呼吸器。纸质口罩可以防止工人吸入大的粉尘颗粒,但不能阻挡 塑料、胶水、焊料和助焊剂的烟雾,也不能防止小的粉尘颗粒和新型超 细纳米颗粒的伤害。有关哪种呼吸器能为你的工作提供最佳防护,可参 阅第18章
  • 听力保护。大多数组装厂噪声很大,会伤害工人听力。如果和距离两臂 长度之外的人交谈时必须大喊,就说明该区域噪声已大到会损害听力。 (请参阅第13章:噪声。)
  • 在产生灰尘(例如打磨、包装和运输)的区域,工人应佩戴面罩或护目 镜

清洁成品

工人要用不同的方法和化学品清洁电子产品,包括加压空气、抛光机、异 丙醇(IPA)以及含有甲醇或其他有害化学品的溶剂和脱脂剂。 清洁剂会沾到皮肤上,引起刺激和皮疹。有些清洁剂会被皮肤吸收,进而 损害人的内部器官,甚至导致失明。吸入清洁剂发出的烟雾会令人头晕、疲倦、 头痛或胃痛。有些清洁剂易燃,会引起火灾。抛光金属外壳会产生大量粉尘。

  • 良好的通风可以清除烟雾和粉尘(请参阅第17章:通风)。
  • 佩戴手套、护目镜和其他防护装备,以防受到清洗和抛光所用化学品的 伤害。有关溶剂和脱脂剂的更多信息,可参阅附录B
  • 可能需要防尘口罩,纸制口罩难以挡住粉尘。
工厂为了省钱导致工人中毒

我在中国的胜华(Wintek)电子厂工作,负责清洁电脑屏幕。我们过 去用的清洁剂是异丙醇(IPA),但有一天老板给了我们一种新的化学品。 几周后,我开始感到头晕和虚弱。 同样症状的不止是我。我们许多人都向 主管抱怨这种新化学品使人感到不适,但他们的回应是要么继续用要么 辞职。


有一天我醒来后无法动弹。家人带我去了诊所,并发现我的很多同事 也在那里。检查发现我们接触了己烷——一种会导致瘫痪和死亡的化学 品。最终四名工人死亡。

a woman speaking.
我们在美国的工作 场所也遇到了同样 的问题。

我们发现,老板之所以把异丙醇换为己烷,是因为后者干燥速度更 快——这样清洁速度也就更快,他可以赚更多的钱。但是工厂没有适当的 通风设备,也没有给使用己烷的工人提供适当的防护装备。许多组织都支 持我们要求工厂为患病工人提供医疗保健 和赔偿。他们建议我们去找向胜华订货的 大公司,因为后者也应为自己的承包商负 责。但该品牌表示,他们对胜华使用己烷 一无所知,还说他们告诉过胜华不要使 用。

测试、包装和运输

工人在产品包装和运输之前还要做测试。许多测试是由机器完成的。但 是,测试车间的工人会面临以下危险:

A person wearing glasses and mask fixes an electronic product.
  • 其他伤害:搬运大型电子产品也有风险。如 果有东西掉落或破裂,工人可能会因为锋利 的边缘或化学品而受到伤害。有时工人会闻 到产品仍然在释放出化学品。了解用于产品 制造和清洁的化学品是什么,有助于做好准 备,万一有人因暴露而生病可尽快救治。

废物处理e

工厂使用的化学品会回收或直接作为废物丢弃。废物也会伤害工人及周 围社区。

  • 空气污染:酸、塑料和溶剂产生的烟雾会由通风系统排出。一些工厂的 通风系统会过滤掉化学品,但通常烟雾会不经过滤直接排放到厂外空气 中。
  • 水污染:生产电子产品所使用的水浴中有许多化学品,用完后会经过各 种分离、过滤和中和处理。其中有些可以重复使用,有些则送到垃圾填埋 场。废水在“清洁”后会排入社区供水系统中。有时这些水中仍然含有很 多化学品。不同工厂的废水混合后,可能产生毒性很强的物质,让社区中 的人们面临危险。
  • 固体废物:固体形式的金属、胶水和其他化学品通常不会分类处理。任何 无法回收或中和的东西都会直接送去垃圾填埋场。


工人和社区团体会联合起来要求工厂负起安全处理废物的责任。有时他 们会提出更高的要求——工厂不应排出任何废物!(请参阅第33章:来自工厂的 污染。)

回收电子产品

许多废弃电子产品会流入亚洲和非洲的社区之中。一些个人或小团体会将 其拆开,或砸碎屏幕和外壳,以求获取其中的印刷电路板。他们也会把塑料外 壳和电线外皮融化,以获取电子产品内所含的金、银和其他金属,然后出售以 谋生。

如果你从事电子产品回收工作,那么也会接触到生产中使用的许多化学品 以及燃烧各种材料所产生的更危险化学品。

回收人员可以通过以下方法减少进入体内的化学品:

  • 穿戴覆盖所有皮肤的手套和衣物。
  • 戴面罩或护目镜。
  • 戴口罩遮住口鼻。头巾或布不能使你免受化学烟雾的侵害,但可以阻挡 部分粉尘。


这页已被更新: 12 1月 2021